央行:利率调控将更倚重市场化货币政策工具

来源:人民日报 2015-10-27 09:14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同时放开了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等存款利率上限,引起社会普遍关注。此次放开存款利率上限有何意义?未来央行对调控利率还有哪些考虑?我国的“双降”与国外量化宽松政策(QE)有何不同?10月26日,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就此次调整的有关问题做出了进一步解释。

利率管制的基本放开具有重要里程碑意义

利率市场化是我国金融领域最核心的改革之一。近日,中国人民银行放开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等存款利率上限,标志着我国的利率管制已经基本放开,改革迈出了非常关键的一步,利率市场化进入新的阶段。央行有关负责人指出,这在利率市场化进程中,在整个金融改革的历史上,都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充分体现了我国坚定推进改革的信心和决心。

关于此次放开存款利率上限有何意义,该负责人表示,利率管制的基本放开,对优化资源配置具有重大意义,能够为推动金融机构转型发展注入新的动力。在利率市场化条件下,利率的价格杠杆功能将进一步增强,推动金融资源向真正有资金需求和发展前景的行业、企业配置,有利于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特别是在当前我国经济处在新旧产业和发展动能转换接续的关键期,放开利率管制可为金融机构按照市场化原则筛选支持的行业、企业提供更大空间,有利于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促进实现经济健康可持续发展。

同时,利率市场化有利于促使利率真正反映市场供求情况,为中央银行利率调控提供重要参考,从而有利于货币政策调控方式由数量型为主向价格型为主转变。“从国际经验看,强化价格调控是提高宏观调控效率的必然选择,而放开利率管制是实现这一转变的根本前提。”该负责人说。

利率调控将更倚重市场化货币政策工具和传导机制

放开存款利率上限后,我国的利率市场化开启了新的阶段。关于未来央行对调控利率有哪些考虑,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核心就是要建立健全与市场相适应的利率形成和调控机制,提高央行调控市场利率的有效性。在此过程中,人民银行的利率调控将更加倚重市场化的货币政策工具和传导机制。

具体而言,就是要构建和完善央行政策利率体系,以此引导和调控整个市场利率。同时,加快培育市场基准利率和收益率曲线,使各种金融产品都有其市场定价基准,在基准利率上加点形成差异化的利率定价。以此为基础,进一步理顺从央行政策利率到各类市场基准利率,从货币市场到债券市场再到信贷市场,进而向其他市场利率乃至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形成一个以市场为主体、央行为主导、各类金融市场为主线、辐射整个金融市场的利率形成、传导和调控机制,使市场机制在利率形成和资源配置中真正发挥决定性作用。

“人民银行仍将在一段时期内继续公布存贷款基准利率,作为金融机构利率定价的重要参考,并为进一步完善利率调控框架提供一个过渡期。”该负责人表示,待市场化的利率形成、传导和调控机制建立健全后,将不再公布存贷款基准利率,这将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

“双降”措施与国外的量化宽松政策有很大差别

关于此次“双降”的主要考虑,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是根据经济、物价以及流动性形势变化所作的合理的、必要的政策调节。

从降息来看,主要是9月份整体物价走低,需要通过适当下调名义利率来使实际利率回归合理水平,促进社会融资成本进一步降低,加大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而且调整基准利率除了主要观察CPI变化外,也要适当参考GDP平减指数等其他物价指数的变化。数据显示,GDP平减指数比CPI更低,前三季度GDP平减指数为-0.3%。9月份PPI更是同比下降5.9%,已连续43个月为负。“随着物价整体水平走低而适当下调基准利率是合理的,也是完全可以预期的。”该负责人说。

从降准来看,主要是应对外汇占款减少所产生的流动性缺口,满足经济增长对流动性的正常需要。目前,我国外汇形势发生变化,前几个月外汇占款出现一定幅度的下降。虽然近期外汇市场预期趋于平稳,外汇占款对流动性的影响基本中性,但未来影响外汇占款变化的因素仍有一定的不确定性。随着经济规模的增长,对流动性的需求也会增加。此外,10月份税款集中入库减少了流动性。因此,当前需要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以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该负责人表示,需要指出的是,降准只是使法定准备金变为超额准备金,央行资产负债表总规模并没有扩张。

有人将我国“双降”措施与国外央行采取的量化宽松政策(QE)做比较,事实上,国外实施QE的背景是名义政策利率已经触及“零”下界,难以再通过常规的降息方式来使实际利率下降和增大货币政策对经济的支持力度。在这种情况下,才不得不采取直接扩张央行资产负债表的非常规办法来支持经济,也就是购买一定数量的特定资产(如某些债券),所以才被称为“量化”的宽松政策。

“我国‘双降’措施与QE还是有很大差别的。”该负责人表示,我国此次下调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显然都是很传统的、常规的货币政策措施,并不是QE。中国尚未面临“零利率”的约束,名义利率水平仍在“零”之上,此外存款准备金率也相对较高,因此当前在需要增大货币政策支持力度的时候,利率工具及准备金率工具都有使用空间,降准措施也不直接扩大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不属于非常规的QE措施。返回株洲365淘房>>

频道精选新房导购楼盘速递高清大图

本月热门楼盘